此页面详细叙述了每一卷故事的主要剧情点和主角。

诚意警告:这个页面充满剧透,在阅读之前,请三思而后行。

第一卷:东往之驹

阐述云宝黛茜穿过 Blue Plains 一路东飞,她九死一生逃离了 Quarry Eels。在一个破败的小屋里。她默默地刻下了五个名字。

Windthrow:Rainbow 帮助了一个商队到达他们的目的地,Windthrow。她深入当地一处矿洞,在那里击败了混沌怪兽。之后拯救了一匹被绑架的年幼小马。又跟绑架小马的牛头人打了一架,随后带着被救出的俘虏逃跑。逃跑途中找到了第一处 machine world。最后与 Gold Petals 告了别,没再逗留,就离开了Windthrow。

高山:Rainbow 在穿过一片非常高的山脉的时候,被暴风雪袭击了。之后她赶跑了一只巨型母蜥蜴。

Ridgeside:Rainbow 打断了一场 hoofball 比赛。为补偿造成的损失,她为镇上的小马做了杂活。最后镇长跟她说了周围的地形。

Emeraldine:Rainbow 飞到了 Emeraldine 首都的尖塔上。她遇见了 Constable Steelteeth。Steelteeth 护送她去见了 Queen Whitemane。Whitemane 进入到了 Rainbow 的思维里,向她解释了世界的起源。随后给了她一张魔法护盾。

Darkstine:Steelteeth 与 Rainbow 一起向东飞,到达 Darkstine。她们与 Governess Mintelle 待在一起讨论当时的政治形势。Rainbow 悄悄溜到了城市的另一边,救了一些被绑架/被洗脑的孩子。Rainbow 与 Duke Zaap Nator战斗,后将他击到了洞底。她进入了另一处 machine world,重启了城市中心的方尖碑,让能源与和谐重返Darkstine。

前哨站:Rainbow 飞出了Darkstine。半途中找到了一个Darkstine哨站暂住了下来。在那里遇见了Cold CanterDesert Light。他们跟Rainbow谈了谈东方的国度。Rainbow从远处的一个深沟里挖出了一具烧焦的骨骸,和骨骸一起被埋的还有一枚Silvadel古钱币。

大沙漠:Rainbow飞过一片荒无人烟的沙漠。她一直在用传音石和Cold Canter交流。之后卷入了一阵沙尘暴,发现了Silvadel王国的远古遗迹,然后就被庙里的一条龙袭击了。

Silvadel:Rainbow遇见了StuSwirlsLime Tech,还有其他Sivadel的遗民。她试图去帮助他们和那些龙战斗。当地小马告诉Rainbow用“死水”去杀死领头的母龙。Rainbow呼叫了CelestiaLuna,希望用“外交途径”解决争端。最后找到了母龙Axan,但她拒绝与空角兽争论,并找来了同伴准备彻底毁灭Silvadel。Rainbow正准备让当地小马自生自灭,但最后还是因为同情和懊悔返回了。她独自一马,带着死水炸弹,去了Axan的洞穴。死水融化了Axan的财宝,Axan大怒,为报复,把Rainbow开膛破肚。就在Rainbow快昏过去时,Axan意识到了什么,喃喃地念着“Austraeoh……”Rainbow昏迷过去,然后一切都变黑了。

第二卷:Eljunbyro

  • Sequencing:在Axan把Rainbow Dash丢在LedomareAridstone的十个月之后,故事讲到,Bellesmith正用记忆定序遍历Rainbow的记忆。她住在一处测试工厂的宿舍区中,每次只能在经过批准后,才能在有限的时间里走出地表探望朋友和对象。
  • Shell接管Blue Shelf:因为Whitemane与Rainbow还存在心灵链接,Bellesmith发现就算已经结束实验,在走出地表后仍能遍历Rainbow的记忆。她的“对象”(“Beloved”,小说中Bellesmith对其丈夫的称呼),一匹名叫Pilate的失明斑马,和她一起查明事情真相,不久后意识到他们就是Eljunbyro,肩负拯救和陪伴Rainbow的使命。在Bellesmith遍历记忆失去意识后,Prime Enforcer Shell,一个身经百战的战争分子,拐走了Pilate。
  • 营救Rainbow:Bellesmith在Grinder的帮助下,重回Blue Shelf工厂救出Pilate。营救途中,Rainbow在其他小马的帮助下从封印她的石棺中被释放了出来。她们共同救出了其他工厂的奴隶工,一起逃离工厂。Bellesmith与Pilate与Rainbow Dash一起向东进发。
  • Green Slope:被通缉的仨小马来到Ledomare的Green Slope小镇。Pilate打扮成一游吟诗者进到小镇上问路。不久后还是被Enforcer Josho识破伪装,穿过小镇逃了一路。在与Josho交锋时,Rainbow Dash一蹄将Pilate的魔力助视球踢到Josho的角上,结果让Pilate与Josho产生了leyline entanglement。最后他们九死一生,逃了出来。
  • Foxtaur Forest:仨小马逃出Green Slope足够远后,决定穿过一片叫Foxtaur的大森林。Rainbow Dash深入一处山洞探索,本想为Pilate寻找给助视球充能的能量水晶,结果找到一具飞马骨骸。骨骸旁边放有一本书,书上提到一古代飞马团体及他们的信仰。此时一巨型蜈蚣出现,Rainbow不得已结束探索跑了出来。蜈蚣追着这三匹小马。最后Rainbow让Bellesmith和Pilate先跑,自己停下来杀死了怪物。
  • 雇佣兵:Rainbow单枪匹马与怪物战斗时,Bellesmith与Pilate撞见四位来自Franzington(Ledomare南部)的Blades Guild雇佣兵。士兵们和Bellesmith还没说上几句话,就被赶来的Rainbow Dash全部干趴。Rainbow了解了一下,才知道他们并不是什么坏马。过了一会,四个士兵(CrimsonEagle EyeZenithPhoenix)带他们三个去了主营地,半路上看到了Ledomare军队正开始地毯式轰炸。他们不得已又逃到应急营地。应急营地驻扎在一飞马群落遗迹中。Pilate在研究遗迹里的符文时,发现这里就是Rainbow在山洞中找到的那本书描述的飞马团体。
  • Roarke:七匹小马被困在遗迹中的时候,另外一只来自Searo(赏金猎者聚集地)的机械战马袭击了他们。这只名叫Roarke的机械母马,用她身上的高能魔动装置抓走了Rainbow的朋友。于是Rainbow与Roarke来了个决一死战。战斗中Roarke的盔甲被击坏,Rainbow击败了她。Rainbow正要送她上路,但犹豫了一下,饶了她一命。七匹马正要找到Roarke的飞船逃走,此时暴怒的Shell点燃了整片森林。惊慌中整个队伍逃散,Roarke也趁乱逃回了森林里。
  • 峡谷一战:队伍在一峡谷顶找到了避难所。出于恐惧,Zenith和Phoenix在营地里用传音石跟Steel Wing通讯,想供出Rainbow Dash。Shell、Josho和其他enforcer瞬间传送到了他们身旁。Shell杀了Zenith,命令Phoenix去找队伍里走散的其他小马。Phoenix告诉Rainbow,Zenith已经跑了,Rainbow只得离开去寻找他。不久后,所有小马都知道了Shell攻击的计划,于是他们在峡谷边与Shell会面准备最后一战。Crimson和Eagle Eye只能暂时拖住他,直到Crimson被克制并被甩下了峡谷。Eagle Eye也要摔下峡谷,但Josho此时叛变了Shell,这让他和Eagle被石头砸到。在最后关键时刻,Josho将他们传送到了其他地方。Shell抓住了Belle、Pilate和Phoenix,Rainbow Dash便去追Steel Wing去救他们。
  • 登上Steel Wing:Shell将Pilate推下Steel Wing,不久后Rainbow登上飞船与Shell战斗,但力不从心。将要投降时,飞船被Searo的战舰袭击,Rainbow最后被Roarke抓走。

第三卷:Innavedr

本卷故事的结构是在不同队伍和视角之间切换。几天后他们又重新团聚。

Roarke和Rainbow Dash:Rainbow在Roarke的船上醒来。这艘船一路飞向Searo's Hold。一开始Rainbow十分固执,不肯服从Roarke,但Roarke还是把她伪装成了一个“half-blade”,好让她能在Imre的医务室修复她那被扯烂的翅膀。Rainbow在医务室的时候,Roarke被Pestiferous传唤,说是要给她一个升级到Searomare里当Top Spear的机会,但Roarke拒绝了。随后Rainbow被抓了起来,被要求与Imre一起在斗兽场战斗,而Roarke、Pestiferous和Terra就在一旁看着。最后,Rainbow打破了角斗场,引发了大混乱。

Crimson:Crimson乘坐一架简易魔力滑翔机向东南方向飞行,直到他坠毁于AurumTweak帮他恢复了过来,之后他们互相讲述了各自的经历。Metal mare Aeterna攻击了小镇,Crimson利用了Searo的电气设备可以被水晶小马干扰的弱点,制服了她。为了报答救命之恩,Tweak和其他几只水晶小马自愿参加拯救Rainbow Dash、Tweak的兄弟以及其他许多被抓住的水晶小马的计划。在Rainbow还在斗兽场时,他们乘坐Aeterna的飞船来到Searo's Hold,引发各种骚乱。他们成功会面,一起击败了Pestiferous,拯救了一批奴隶小马,让Searo‘s Hold失去能量。回到Aurum之后,整支队伍决定寻找Pilate,有了Roarke和她的飞船,这样就能继续追踪由O.A.S.I.S.发出的特殊魔能信号。信号引领他们去往了Blue Nova,在那里他们与Ledomaritan空军舰队发生空中混战。随后Rainbow、Tweak和Imre落到了地面上,落进了一处隐藏的地下通道,偶遇了Shell和他的enforcer。落入地道后,他们一直在尝试确定Pilate的位置。

Pilate:从Steel Wing的坠毁中幸存下来(Simon的帮助)之后,Pilate被四轮车拉着,拉车的是一头叫Floydien的驼鹿。Floydien说要带他回到Nancy Jane的身边。Floydien截获了一艘Ledomaritan的飞艇,用它来强行冲进Blue Nova。Pilate和Simon成功逃了进去,但Floydien被捉住了。随后,Pilate从Nightshade Tower救了JasperPropsEbon。他们一起努力,从地下室中救出了Floydien,向东出逃,穿过了地道。在那里他们遇到了Rainbow Dash的队伍。

BellePhoenix:Bellesmith和Phoenix被Pale Shelf抓了起来,但她们破坏了滑翔机,成功地逃了出来。一开始Belle对Phoenix很生气,想要独自跑开。但最后还是一起照着Belle的那本书的指示去了Blue Nova。他们遇见了Kera,在她的帮助下,他们成功突入了Nightshade Tower。在那里,他们找到了12只Xonan小马,还有被捉住的那团火。Belle使用记忆定序,想看看这些Xonan小马都知道些什么,结果看到了Urohringr世界Nightshade抓住了他们,Phoenix最后掩护了Belle和Kera逃走,自己留了下来。不知过了多久,Belle醒来,发现自己回到了Blue Shelf,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。但这只是Nightshade制造的幻象,用来诱导她说出真相。Belle最后打破了幻境,发现自己在Nightshade的飞艇上。随后她抢劫了一艘气垫船,返回了Blue Nova,勇敢地救出了Phoenix和那12只小马。在此过程中,她还从Nightshade Tower中带出了Ruby Flame,将其收进了她的书里。

JoshoEagle Eye:Josho和Eagle Eye醒来后发现他们两个被绑在一起,正处在一个Killa的奴隶营地中。两只马很不情愿地合作,并设法逃出了营地,但还是被绑在一起。他们跌入了一条河中,再次醒来是在一列火车上,这次抓住他们的是一群狐狸。他们两个制服了狐狸后,劫持了一架魔力滑翔机逃走了。这之后,他们找到了一些啤酒,就这样一起喝醉睡着了。后来Enforcer们叫醒了他们,并让Josho带着那“叛徒”重新回到Steel Wing上工作,但Josho对agle Eye渐渐有了好感,他骗过了军队,从Steel Wing上偷了一架滑翔机,和Eagle Eye一起逃了出去。Josho打算放弃旅程退休。但Eagle Eye劝他向北飞,试着寻找Belle。路上Josho却卷入Blue Nova附近的一场战斗,拼死将Ledomaritan空军击溃,最后被Roarke从死亡边缘救了回来。

Blue Nova之战:当Roarke逐渐在空中夺回优势时,一队Searo的失联军队加入了争斗,由Terra领头。Terra报复心切,开始攻击见到的每一只小马,让战斗变得更加混乱。与此同时,Rainbow Dash一队在地下发现了一处飞机棚,这里存放着大量被Nightshade缴获的飞行器,包括Floydien的那架“爱恋”的Nancy Jane,就是The Noble Jury。Roarke打败了Terra的部队,却损失了她自己的飞船。随后Noble Jury逃离了战斗。

Deep Ridge:Bellesmith、Phoenix和Kera在Nightshade Tower定位到Deep Ridge工厂之后,便一路飞到那去营救剩下被囚禁的小马。但到达工厂之后,却发现所有的Nightshade劳工已经将工厂荒废了,似乎是为了躲避Ledomaritan的调查。在让小马找回失踪的家庭成员后,由Rainbow带领的Noble Jury飞船随后抵达,Rainbow通过对那团火(被Belle的书携带着)的感知找到了Belle他们。就在大家沉浸在团聚的喜悦中时,Steel Wing突然到达,开始炮轰整个山岭,毫不留情。为了不让Rainbow交出她自己,Imre独自一马,驾驶着气垫船飞向Steel Wing,揭示了自己其实是Shell女儿的身份,想以此让Shell放弃他的计划,但Shell毫不动摇。她知道自己失败了,于是便在Shell的船舱里自杀了。随后Noble Jury从Belle的书里获得一股巨大的能量,一船马便向东快速离去。

第四卷:Odrsjot

Traveling

Grey Smoke

The Herald

Back on the Steel Wing

The Lightning Bearer

Nightshade and Kera

Pale Shelf

The Sacred Hold

Seclorum's Camp / Battle with Nevlemas

Into Xona

Lerris / Shell's Return

第五卷:Urohringr

跨越Frozen Sea:Noble Jury飞出Xona继续它的旅程,但在Lerris之后,互相之间的关系开始破裂。Kera患上了紧张综合征,Pilate拿她一点儿办法都没有。Rainbow Dash拒绝跟Luna对话,坚持继续向东直行,毫不犹豫。

营救ProwseElma:Props说服Rainbow Dash追踪她叔叔的一个特别信号。这让一船马来到了一座冰山上的一艘废弃飞船中。在那里,他们找到了被困的Prowse和Elma。随后他们被接上了船。

the Lounge的冲突:一艘神秘的黑色飞船挡住了Jury的去路。船上的Naga部队(由Razzar带领)说是要捉拿Prowse,因为他对于接触他的任何种族都很危险。Rainbow坚持不交出小马。于是,一场追逐战开始了。在慌乱中,Jury驶向了一片风暴云中,但似乎背后有马使然。Lounge的飞船也被卷了进去。

到达Stratopolis:风暴云的中心是一片古老的Sentinel巨石阵,Rainbow认出这里就是Stratopolis城。在探索城市时,他们发现了Commander Hurricane的墓碑以及指挥官最后来到的地方。一行马遇见了一群衣衫褴褛的幸存者,包括Aatxe,、Seclorum,、Lasairfion、 Prowse、 Arcshod,以及其他小马。最开始说自己是Prowse的那只小马暴露了自己changeling的身份,逃走了。Elma很惊奇地发现自己原来一直跟changeling在一起。整支队伍随后分成了几组。Pilate遇到了一条叫Vaughan的Naga,给了他一套Ocular Array,跟他说自己其实是Roarke。Rainbow见到了被幸存者俘虏的一只changeling,交谈完后就把他放走了。

新的威胁:目前已经有能力模仿Rainbow Dash的Changeling们,开始设法占领Stratopolis,制造各种各样的混乱。乘坐Tarkington逃离的计划已经准备好,但还缺少魔力水晶来驱动引擎。Rainbow、Naga一帮,还有其他幸存者决定齐心协力,进入城市核心,在那里可能还能找到这种水晶。在一扇刻有Urohringr符文的巨门之前留有Commander Hurricane关于前方致命危险的警告,但Razzar无视了它。在来到看似是一间控制室的房间之后,Razzar捉住了Rainbow来当马质,将自己想要控制整个Stratopolis城的邪恶计划全部供出。他拉下了一个开关,放出了一小团紫色的黏团。其实这就是Smooze

天塌地陷(倒霉透顶):Smooze开始接触在场的所有,将一切它接触到的东西全部腐蚀。与此同时,changeling决定攻击控制室,想让Rainbow以及剩下的小马锁在屋里。就在这三方势力都想逃出这座城市时发生了一场大乱斗。Rainbow被changeling捉住。Chrysalis的傀儡此时开始了漫长的独白,然后准备杀死Rainbow。但是,changeling意识到Rainbow的爱要比他们女皇的更加强大,于是他们集体打破了与Chrysalis的心灵连接,成为了独立的个体。Ebon也受到了影响。同时,Roarke给了Pilate一小块陨石,这可以用来控制整个城市。Rainbow意外打破了Commander Hurricane的墓,在里面找到了Sword of Solstice。Rainbow用它成功击退了Smooze。Rainbow带上Pilates回到中央控制室,想要将整座城市拉出风暴边缘,其他剩下的幸存者尝试逃进Tarkington。Aatxe在躲避Smooze的时候不幸遇难。

北极:Razzar再一次出现,准备与Pilate和Rainbow决一死战,但是被击败了。在Prowse的帮助下,Tarkington被重新启动并立即飞离了城市。最终,Stratopolis城坠毁在混乱的天石区,瓦解了。Razzar、Rainbow和Pilate被从海里救了起来之后,Razzar被他的前队友吞噬了。Roarke掌控了Vaughan的私人飞船(Zaid管它叫“Whizzball”)。向东飞行的旅程得以继续。Rainbow发现能通过Sword of Solstice直接与Princess Celestia对话。

途经Alafreo:Elma让航线飞往了她的故乡Abinadi,位于Alafreo的海岸上。一行马遇见了Boxer,修好了他们的船。Elma一直不相信自己是一只存留有假记忆的changeling。但最后她接受了这个事实,尝试去做一匹好马。她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“Lerris”,留在了Alafreo。

Durandana:穿过一片被叫做Sky Stabs的山区,就是这个气候适宜、与世隔绝的飞马部落文明。他们把Jury叫做“飞翔的瓦尔基里之银”,并且非常钦佩(完全尊敬)Rainbow Dash。Rainbow Dash和Pilate发现他们其实都是Commander Hurricane部队的遗民。这里的小马都信奉瓦尔基里。Rainbow到访了Grey Feathers圣地,发现这里既是Stratopolis的一部分,又是machine world的一部分。Rainbow让当地居民通过Sword of Solstice与Celestia对话。他们在得知现实情况后,着实让他们的世界大吃一惊,但至少已经有一些小马开始接受现实了。Rainbow教他们怎样操作云朵离开环形山,并且把剑留给了他们,这样当地居民就能从Celestia那儿知道该怎么做。与此同时,Roarke开始训练Kera的魔法基础。Rainbow的眩咒变本加厉,她眼中开始出现一个符文。Roarke克服了她傲娇的性格,向Rainbow Dash表白了心中的爱恋。

Amulek and the Dragon:一船马跟随Yaerfaerda的指示来到了Val Roa的边界。在一座叫Amulek的村庄中,他们遭遇了袭击。那里的小马被看起来像Nevlamas的龙骚扰,但他们并没有选择离开,而是留下来同它抗争来保护他们的银矿。Jury一帮马试着与这只龙战斗,但是被挫败了。最后才发现这条龙原来是一群聚在一起的changeling。大龙解释道,银矿里非常危险,他们只是想让所有小马离开,Chrysalis在洞穴深处“种下了”chaos metal,但在她的心灵传输破裂后,就控制不了那些生成的怪物了。这些混乱怪兽现在已经对屏障产生了威胁,如果屏障破坏就会威胁到整个大陆。

死亡与重生:Yaerfaerda指引着Rainbow到了山的中心。她相信自已不久就要死了,于是策划了一个自杀式的任务。她想通过引诱那些怪物进入到machine world,再封住入口。Changeling帮助她飞进洞穴,但她却遭到了怪物的猛烈攻击。就在她将死之时,她看到了一只神秘的天使小马,给了她“翅膀下的风”,又重新赋予她那团火的力量,使她战胜了那些混乱怪兽。

第六卷:Yaerfaerda

The Cartel:两个月后,the Noble Jury在Zeezrom击退了一次哥布林的进攻,进行了数次穿过Val Roa西墙的尝试。

Ether Point:他们飞往北部山区,遇见了一群全部都拟态成了Rainbow Dash的changeling,数量成百上千。这群changeling被带领到Amulek去见那里幸存着的另外三只changeling。

Bountiful:整船马在Bountiful降落,见到了Duchess of Sehlp。Floydien不为马知的过去才被揭晓。Duchess Arcanista同意帮助他们潜入Val Roa的首都。他们将Kera装扮成了一位Xona的公主。Rainbow、Jake、Kera、Floydien,还有Ebon穿过西门进入首都。同时,Noble Jury向南飞去。

Val Roa:这个国家的参议院成功地被这位“Xona公主”分了神。Rainbow Dash盯上了Sharp Quill、Fishberry和 Saikano,在Lemuel Tundra找到了一处很有意思的地方。Kera向当地民众做了一次演讲,警告他们小心Chrysalis,这让民众(骉)非常不解。Eine王子与Kera对此讨论了一番,但是没有泄露他自己的身份。(评论区几乎所有人都在站Kera和Eine。)Rainbow遇见了Midnite Bastion。他们想要袭击军事基地,来扰乱Soul Sentry项目。但是被Saikano阻止了。Eine将Kera带到了王座室。Arcanista与Fishberry发生冲突。

Mare on a Mission:Roarke跟随者一艘哥布林飞船,发现他们实际上受雇于Val Roa小马,去装备从Lounge那里买到的陨石来装备战舰。她一直冒着被Jex揭发的风险,但实际上Jex在帮她藏匿自己。Jex和她谈话,他们决定各自破坏一艘飞往首都的哥布林战舰。Roarke毁掉了一艘,但Jex很快就被抓住了。Roarke联系了Lounge并加入了他们的队伍。

Family Obligations:Rainbow扰乱Soul Sentries的计划成功了一部分,至少让Fishberry、Saikano,和Sharp Quill不镇定了。Floydien和Rainbow逃出军工厂后,Saikano抓住了Midnite Bastion。Midnite is able to convince Saikano that he is a replicant,他对她的爱使他转变了立场,让他对抗阴谋集团。Ebon获得了对Soul Sentries的部分控制能力,他帮助Kera和Eine穿过了一条秘密通道逃离了宫殿。

Lost and Found:Josho、EE,和Booster Spice调查了Lemuel Tundra。他们发现了一处旧的changeling巢穴,找到了一直被认为是死了的国王Lunarius和女皇Azira。他们俩被Tarkington上其以前的好友所救,最后被带回了首都。

Battle of Val Roa:在首都中心,爆发了一场大战,参战方有the Jury、the Tarkington、哥布林战舰,还有Val Roa军队。Fishberry、Sharp Quill,还有Saikano联手后发现了Chrysalis的真身。Noble Jury成功避开了哥布林战舰,但随后被击毁,坠落在一处山坡上。Roarke杀了Haman,宣称自己是Southern Cartel新的领导。在告诉Rainbow Dash Grand Choke之外的国度之后,Chrysalis被击败,并失去了威胁。Ebon和EE举行了一个小小的婚礼。Rainbow Dash痛苦地与Noble Jury道了别。

Grand Choke:Rainbow Dash独自向东飞去,穿越Grand Choke。她探索了许多峡谷,受到了无数沙尘暴的袭击。最后她的翅膀不能工作了,只能徒步前行。她的精神状态每况愈下。之后她到达了Blighted Sea,在那里找到了一处古代Val Roa遗留的探险营地。Rainbow用还剩下的材料造了一只木筏,来穿过Blighted Sea。几天后,谐律精华也失去了作用。她最后被卷入了一场巨大的风暴。

Machine Tower:Rainbow在风暴中瞥见了Axan。她的船被拉进了一处涡旋中。涡旋中心是一座放射红色闪电的金属塔。Rainbow爬上了塔,见到了Whitemane的虚像。Whitemane一直在不停说着“孕育昨天”是Rainbow的目的。最后金属塔倒塌了,Rainbow飞向了附近的一个小岛,途中疑似见到了Twilight Sparkle。

第七卷:Ynanhluutr

KMCA:Rainbow继续向东飞行,来到Kihutaja Marine Colonial Academy。在那里,她撞上了Nick。她变得对Twilight的存在反应越来越强烈。最后还是测试并证明了她的存在,向她的老朋友敞开了胸怀。自从金属塔倒塌后,这里的反魔法力场就消失了。他们来到制图师Sinrar那里,想找到其他和金属塔有关的地方。Nick同意带着Sinrar和Rainbow坐他的船,the Swan Song一起去最近的地点。

Nealend Atoll:一船马向Nealend Atoll航行,被海盗拦下,但成功逃脱了。临近Atoll时,船被一条叫Ultimo的大海蛇攻击。他们遇到了当地的小马,还有几只船只失事的来自大陆的小马(Theanim Mane为其中之一)。他们解释道这片环形礁原来一直围着那个涡旋,但Ultimo一出现它就会消失。Rainbow潜到水下,找到了Shard of Verlaxion,正好盖在Yaerfaerda的上面。她决定猎杀Ultimo,取回他打破的另一块碎片。当修复过后,整支队伍被拉进了一处水下的machine world,门上画着Ynanhluutr的符文,还有另一处基座。在接触之后,Rarity出现,一座巨大的金色塔楼从环礁中央升起。Ultimo已经离开,于是Theanim同意带Rainbow去往大陆。Sinrar、Nick和Flare回到Kihutaja

Rust:Theanim带Rainbow前往一座马工岛屿Rust,来见“他的一个朋友”,叫Echo。找到Echo时,他正被两个赏金猎手Bard和Wildcard追杀着。Rainbow选择加入Echo的一边,帮助他战斗。最后战斗以平局收尾,Rainbow决定通过抢劫Revan,Northern Hoof Cartel的腐败老板,来交够Echo的赏金。整个抢劫计划相当成功,他们成功坐非常快的Arrowfish逃离了小岛。

Shoggoth:Arrowfish到达了Shoggoth,整个队伍快速地潜到水下,继续追寻Yaerfaerda。不久后,Rainbow Dash就被逮捕并带到了Queen Camellia前。Camellia亲自接见了她,同意如果Rainbow Dash能将Southern Hoof Cartel揭发,就像她在北部做的一样,那就让她进入塞壬皇家墓室。按照Camellia的指示,整个队伍渗透进了Southern Hoof,拿到了潜水服,游到了水下machine world的入口。在里面,Rainbow遭遇了一只冰傀儡。冰傀儡考验她关于她自己的预言。通过测验之后,Pinkie Pie被解放了出来。Camellia控制Ultimo把Rainbow从Jeryn那里救了出来。Southern Hoof最后被Theanim的照片曝光了。Ultimo载着整个小马队伍继续东行寻找下一个符文。

The Quade:Yaerfaerda带Rainbow来到Quade,一处荒凉的土地,居住着过苦行生活的Luminard。其上有一处machine tower,全塔身都覆盖着一种叫做Reed的神圣植物。

第八卷:Utaan

阐述:Rohbredden大陆上几乎所有的小马都知道“Rainbow Rogue”的恶名。Right Talon of Verlaxion派遣Keris调查这个威胁。

Red Barge:Chandler获得了Monket的帮助来抓住Rainbow Dash。他成功了,将Rainbow身上的谐律精华摘了下来,但损失了大半的队员。Rainbow被带到Red Barge囚禁了起来,直到Chandler能押运她到别处去。Rainbow待在监狱中,情绪非常低落,只有Fluttershy愿意陪她,其他灵魂都不想见她。Swab克服了自己的好奇心,偷偷地跟Rainbow说话。与此同时,Keris拜访了留在Quade的小马,追踪了Rainbow的踪迹到了Red Barge,然后也被很快地逮捕了。为了统一看管,他们拿走了Rainbow的谐律精华,把他们锁在了一起。让Rainbow变种成紊乱状态。Chandler来到后付了Rainbow的赎金,但是被Skagra和Monket放了冷枪,于是爆发了一场冲突。Swab把Rainbow的谐律精华从Digiff那里偷了回来,重新戴到了她的脖子上,这才救下了Keris。随后Rainbow与Keris一起加入战斗,帮助那些被囚禁的小马逃跑,which ends in the death of many chief dredgers and order being restored。受了伤的Keris也不得不对Rainbow的目的肃然起敬起来,Rainbow逃跑的时候放了她一马。

The Mainland:Rainbow从海中被Farouche救了起来。Farouche同意和她一起前往大陆。Rainbow伪装成了一个农民,开始徒步穿越大陆。途中遇见Sweet和Reeds,不久后又把他们俩从土匪蹄中救了下来。来到Kunmane后,两只小马想让Rainbow留了下来,庆祝一个节日,Rainbow答应了。同时,Right Talon找到了Rainbow的踪迹,从Riverstem一路追去。

Kunmane:Rainbow受到了Sweet和Reeds家里马的热情招待。“Nana” Pearl与她说了一番话,谈及了许多关于Austraeoh和Verlaxion的事,远超Rainbow想象。Right Talon此时追上了Rainbow。Rainbow险些被抓,逃到了山里。在山里,她逃脱了追捕,但是在一次“疯狂的雪橇事故”中失去了意识。

Braum:Rainbow醒来,发现自己被栓在Braum地下的一处通道中。Sarda说她会被卖掉换来赏金。Talon找到Rainbow的同时,Longaze也来了,这引发了一场争夺Rainbow的冲突。Wildcard现身,悄悄地带走了Rainbow。他解释说,就算是Bard不想跟她说话,他也会来帮忙的。Wildcard指示Rainbow走进山区,前往Wyvern Point,她会在路上遇到Remna。

Steamfall / Mountains:Rainbow为逃离追捕,在Steamfall劫了一辆火车。最后还是在一座山里引爆了火车,利用了一处天然的地下洞穴才得以逃出生天。她穿过了层层山脉,帮助了Snow Blood一族,最后陷进了一场大风暴,之后被Remna所救。他们一起击退了一条山蛇,爬上悬崖,前往Wyvern Point。

Meanwhile:Theanim劝说剩下的Luminard在Sun Roost那里定居下来。Sun Roost帮助Theanim调查Chandler,发现他正在与Skagra做着另一笔交易,Chandler被抓了个现行。他们俩带他到了议会,但途中遭遇来自Verlaxion的Frost Vessel拦截。船上的马声称Wyvern和Rainbow对她是一个恐怖的威胁。她点名要Chandler做Special Defense Minister。

Wyvern Point:Remna带Rainbow Dash见Mortuana。Mortuana跟她解释了她的生平,Verlaxion的历史,整个世界,还有Herald of Angels的真相。此后,“Job Squad”(Ariel、Flynn、Big Show、Kepler)来到,说他们就是Heraldic Seven的成员。他们计划远行至Starkiss,寻找第五个Seed。

Starkiss:现在,正受到Central Guard追捕的整支队伍,经过一处古代战场时,与windigo和Rohbredden军队发生交战。在从地下前往目的地时他们幸存了下来。Remna变回了真身,她的真实身份是Axan。队伍抵达Starkiss,但又受到windigo的阻挠。Mortuana献出了自己的生命,释放了她最后的魔法,将Windigo全部击退。在山里,队伍又受到Central Guard和Seraphimus的进攻。终于抵达了Verlax的王座,发现整个王座正好就建在一处machine world的基座上。最后Verlax死了,Applejack被释放了出来,所有小马成功逃脱。

Going Rogue:Rainbow不得不扮演一个“Rainbow Rogue”的角色来让失去统领的几大部落联合起来。她飞到议会室,宣布是她自己杀死的Verlaxion。Windigo开始肆虐整个大陆,这使得Frostknife的大多数居民逃向Frosted Shelves。Seraphimus的家人由于抗寒舱失去能源而被冻死。同时,Herald向东逃往Twilight Lands。

Twilight Lands:Herald一队在一处农场停了下来寻求补给,农场主是Blue。他们希望Blue能够给他们一些必需品,但一连串的戏剧性事件发生了。Bard的背景故事被揭露了出来。此后Windigo追上了他们。Nicole加入了队伍,大家一起继续向东赶路。

The Eastern Sea:队伍向东行进,找到了Flynn的旧船,the Princess Stardust。他们乘船来到世界边缘,遭到Bleak‘s Plummet的Sarosian小马(由Enix与Xarchellus率领)的攻击。Rainbow联系上了Luna,Luna告诉Sarosian小马,Rainbow是她的信使。Rainbow一伙赢得了Sarosian的信任。他们说服这些小马西行前往Equestria去和他们的女皇在一起。Rainbow见到了最后的Yaerfaerda符文。在那里是另外一座machine tower。Rainbow与Ilrifa进行了交谈,见到了一束金光引领她向前。一队马找到了一处像空角兽的建筑,发现这就是能通往世界背面的海港,有一艘小船可以载她们穿过边界。

The Edge:Chandler率领The Central Guard,为阻止Rainbow,他们准备进行最后一战。Rainbow在世界边缘等待那艘小船时,受到Chandler三只舰船的包围。大战开始,有Sarosian帮助的Herald他们,分散击退了军队。Bleak‘s Plummet安全地从水下向西逃走。愤怒的Seraphimus与Enix和Wildcard战斗。Chandler和他的队员顽固地撞向Stardust,给予了Bard致命一击。Bard别无选择,引爆了船上的炸药与Chandler同归于尽。Rainbow说服Keris利用自己的威慑力叫停攻击。小船抵达,Seraphimus成功在它离开之前游了进去,这让随后赶来的Rainbow与之交战。Rainbow击败了她,但并没有杀死她,只是将她击昏。Axan用了一种神秘的空角血重新变回龙身,拖着已经失去动力的小船,将它拉向了世界边缘最后的悬崖。最终,Axan牺牲,让小船成功跨过了边界。

0.0
0人评价
avatar